这个游戏解说拿下了手机摄影奥斯卡,他说摄影的本质不会因为时代或器材而改变 | ONES.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 “信息茧房” 这个词:人们的信息领域会习惯性地被自己的兴趣所引导,从而将自己的生活桎梏于蚕茧一般的房子面。所以做 Topbook 这一年,我体会最深刻的就是,每个人都有千万种样子,而你所关注的信息正在试图让自己变成一种样子,你甚至可能以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

所以我们准备了几个月,做了一个不定期人物访谈 [ Ones. ] 。这里不卖鸡汤,不兜售成功学。只用简单的专访形式告诉你,有一群人,他们在做自己。

本期是我们的老朋友@尿姑娘。

 

卢根 | @尿姑娘

————–

知名摄影师

Apple.Inc 全球艺术家

Apple Store 特邀演讲嘉宾

中国十大手机摄影师

美国 VSCO.CO 中国区撰稿人

德国 IGNANT 中国区撰稿人

Instagram 全球推荐摄影师

@尿姑娘 本名卢根,因为从小喜欢国民男神李伯伯,李伯伯的散打评书里经常出口就是“死娃娃”,卢根误听成了“屎娃娃”。后来干脆把性别换了,微博名字直接叫尿姑娘。后来大家也亲切称他为“尿总”。

第一次见尿姑娘的时候,我们还在电视台做一档街头魔术综艺节目。到处挖朋友找“托”是家常便饭,尿姑娘就是其中一个。第一感觉就是,这个满口屎尿屁的家伙对当托这件事情乐此不疲,而且在摄像机前频频为自己加戏。

熟悉尿姑娘还不是因为他的职业,而是有一天,一个朋友打开某酷给我们看一个很多年前的游戏解说,短短十几分钟全是 TMD 和 WOC,你一边看一边要笑破肚皮。留言区里还有近期的留言:“尿总,什么时候回归啊?” 百度百科还有专门的尿姑娘词条,这货的在上面的身份一直是求生之路的游戏解说。

然后有一天,在一些新闻媒体上,尿姑娘再一次进入视线。这一次,是手机摄影奥斯卡@尿姑娘。再后来的事情,你都可以通过微博 @尿姑娘看到,就不再赘述了。以下是访谈.

[ 介绍一下你自己。]

卢根 | 我是摄影师卢根,我是一个非常喜欢拍照的人,也喜欢一些新鲜的东西。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我自己的话,我觉得应该是好玩。两个词语就是,好玩、专业,专业地好玩,专治不会玩。

[ 现在的生活状态。]

卢根 | 我现在的生活状态就是,一个专业的、职业的、自由的摄影师,就这三个关键词。一谈到自由好像很多人都羡慕我一样。当然我身边的一些朋友确实好像还比较羡慕我,因为看起来我在用自己爱好、专长,去做自己又可以赚钱的事情。目前来说,我对自己的生活状态和工作模式还是比较满意的。

其实大家都可以在自己的领域、自己的专长当中能够去做到这样一种生活、工作的状态。关键是,你有没有找到最让你感兴趣和最让你热血的那一部分。

[ 在成为一名摄影师之前,有想过做其他职业吗?]

卢根 | 在成为一名职业摄影师之前,其实我是想当演员(哈哈哈)。但后来为什么没有当上,是因为我觉得我的身高不够、家底也不厚,所以说真的是没有办法当演员。但是我自己还是很喜欢表演。我觉得我在摄影过程也把喜欢表演、热爱电影艺术这些东西,融入到了我的摄影创作当中。所以说我觉得这个东西是不影响的。

其实我大学学的还真不是摄影,学的是动画,只是说我们都是学画画、学美术出来的嘛。至于那时候我到底想干嘛,我真的没有想清楚。觉得学美术嘛,肯定是想搞艺术啊,做和艺术相关的一些东西嘛!

至于怎么走上摄影这条路的,其实是因为虚荣。因为大一的时候动画专业其实还是开设摄影课程的。当时我是完全为了虚荣,因为我家里就是做摄影的,所以我家里本来是有很多摄影器材供我去使用。当时我特别想在我的老师面前、同学面前,特别是女生面前,展现一下我有很多的摄影器材。

但是我父亲阻止了我这个愚蠢、幼稚的想法。他没有把家里的器材给我用,给了我一个 1000 多块钱的卡片相机( 佳能IS860 ),让我这样去拍。 正是用了这只相机,整整拍了两年多。那是让我觉得最有收获的两年,让我觉得我真的是可以去做摄影这件事。我也在摄影上面找到了自己的一些存在感。有了存在感过后,我也有更大的动力,包括鼓励。有了这些,我就愿意花很多的时间安心地去研究摄影也好,去发烧摄影也好。

[ 平时自己摄影都用什么器材?以及什么软件应用?]

卢根 | 专业器材也用,手机也用。因为进入这个行业比较早,和很多的手机厂家有一些合作。所以说他们经常借手机新品给我用,所以说我用的手机非常多。至于 APP ,这个东西网上一大把。我要推荐的话也就两个。我觉得这两个是我过滤了成千上万个摄影 APPS 留下来的。也是我非常常用的,一个就是 Snapseed,一个就是 VSCO。因为我觉得这两个已经非常全面了,不管是功能、专业性、滤镜等等,综合评判下来,也就剩下这两个 APP 。

[ 很多人都在找工具管理自己的生活,你怎么看?]

卢根 | 谈到工具,很多人确实是需要工具来管理自己。但是我认为,如果是一个非常有自控力,非常有自制力的人的话。他其实是不需要工具管理自己的。他每天的生活,每天时间的安排,都是非常地精准,非常的紧凑。甚至根本不需要闹钟。但是我们这代人,生活和工作的节奏非常快。可能他们没有太多的办法优化自己的时间。所以他们可能会用到自己的一些工具来辅助自己。

所以不管是工具还是我刚才提到的摄影器材,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在于人,就是我们自己本身。如果你自己有能力做好一件事情、你真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东西的话,工具真的是辅助。

[ 因为智能手机的普及,摄影门槛似乎越来越低,这个你怎么看?]

卢根 | 虽然我的标签是手机摄影师,也经常看到一些媒体给我的标题,或者说大家的印象,他们关注的点,好像我用手机就可以拍出秒杀单反的照片。好像我们现在进入到用手机去拍照这样一个时代里边。因为你看现在所有的手机厂家他们的广告、宣传的点,都在摄像头、画质、像素上……但其实在我看来,摄影这个东西,它并不会因为时代的改变或者说器材的改变,而变得容易。我觉得摄影的门槛一直都很高。前提是,你如果真的要把它拍好的话。

如果大家真的是喜欢摄影,或者说想要去研究摄影,一定要从最基础的地方开始去学,从 0 到 1 这样的过程去学习。并不是说你在 Instagram 或者微博或者很多的 APPS 里边看到大家发的一些很有形式感、很漂亮的图片,你就用马上用手机去模仿,想做到那样的效果。你这样的状态和激情,当然是 OK 的。

但是我觉得,如果你是真的想把摄影这个东西玩好,真的想进入摄影世界里去探索它真正的秘密、故事和情怀,你必须从最基础的地方开始。所以,摄影的本质从来不会因为时代或者器材的改变而改变。

[  熟悉你的朋友都知道,你的朋友圈特别有意思,为什么会这样去做 ]

卢根 | 这算是对我自己的一种要求吧,包括对我自己以及对我作品的要求,可以说非常高。我觉得这也是应该去做的一件事。所以为什么会花这么多时间(去思考)怎么去编辑,我认为这是我自己做事情的一种态度。我朋友圈其实体量很小。一个月可能就 3 到 4 条,最多 4 到 5 条这样子。只是会发一些我真正想给大家分享的东西。我并不会吃一碗面、喝一碗汤、排一下队、堵一下车,今天又下雨了,今天又出太阳了……我不会这样——当然,这些东西其他人发 OK 啦,没有说这些东西不该记录,当然可以。只是说在我看来,我自己感受就好了。

我这样去做,是因为我觉得,这些界面推出去,它是一个整体。当其他人刷圈子那一刹,他(她)看到的是我发布出去的一个体系的东西。它可能不只是一张图片,它可能文字上有排版,而且这种排版我确实花了很多的心思去做。可能有一些符号的点缀,包括为了让整个版面上看起来好看,我可能会加一些白色的边框。但这些东西我觉得是我对每一条朋友圈,或者说我的作品的要求,第二个是,既然我要发布出去,它可能不单单是是一个作品。这些所有的所有,都是我想去表达的一部分。

[ 觉得自己牛 X 在哪里?傻 X 在哪里?]

卢根 | 这个好难回答。牛 X 的事情这个很简单,肯定就是我自己擅长的事情啊。在我自己有天赋的事情上、我热爱的事情上,我就觉得很牛 X ;我不喜欢的事情,不感兴趣的事情我觉得我很傻 X 很白痴, 比如说我对吃,我就觉得我非常地白痴,我对吃完全是一窍不通。然后我也不太喜欢吃,吃什么也无所谓。你如果真的要这样问的话,我只能这样回答你。

[ 别人眼中的你和真实的你一致吗?]

卢根 | 我觉得别人眼中的我和真实的我几乎是一致的。因为我就是这样一种性格。我不太会去怎么伪装自己,让自己故意成为什么样的一种形象。你看到我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我怎么去说话,怎么去做事,以及我和其他人相处的方式,语气、用词等等,都是真实的我。而且我经常把它们 po 到网上。

5 评论

写个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