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有鄙视链?什么是信息茧房?

我有一个“家族群”,最近几条都是爸爸妈妈叔叔阿姨们的分享:

“马上告知您的家人,越快越好,都在看!”

“多名女性已被牵涉,你的老婆可能也在做,赶紧阻止!”

“比毒蛇还毒,清明前后别和它,会致命!”

“这牌子的盐别买了!都看看!”

 

包括他们的朋友圈,基本上都差不多。

 

想必我们都一样,即便司空见惯,并且常常对此一笑了之,心里估计也在呐喊:这等 low 逼无聊的内容,我这种四有青年真的接受不了啊!

我经常想起大家争论不休的问题:该不该屏蔽父母的朋友圈。听起来好像我们有所选择,就像屏蔽了父母朋友圈,我们就能活得澄澈清明一样……但是想想几十年后,为人父母的我们,处境会不会一样尴尬——

——–

一个午夜,老王正在认真收看罗辑思维 2048 年跨年演讲,电视机里的罗胖头发都掉了个光,却一点没有影响老王的学习热情。此时旁边的老伴儿突然哇哇大哭起来,跑过来猛捶着他的小胸胸娇声道:嘤嘤嘤,哼!你们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咪蒙老师都说了!

老王很不解啊,原来老伴儿看了咪蒙老师的第 xx 篇( 我也数不清 )原创文章,想起了四十多年前的初恋,老泪纵横。老王头都不回地喊了句:就知道看些没用的鸡汤!走开走开!憋影响老子学习!

这时候 16 岁的儿砸小王从房间跑了出来,取下 VR 眼镜,怒道:哎呀!烦死了烦死了!无聊不无聊嘛!你们就不能有点正常的老年生活吗?除了泡吧、KTV,就知道看些有的没的破文章,听那些个老姑娘老头子忽悠!万一被骗了怎么办?

说话间,老王的手机叮咚了一声,小王悻悻然补了一刀:卧槽!你们居然还在用微信!老土!!

——–

我们说这是一种代沟,不如说这更像是一种鄙视链,站在时间维度的鄙视链。它的背后成因特别简单:年龄优越感。

当然,除了年轻的鄙视年长的,还有年长的鄙视年轻的。比如“一个小屁孩儿懂什么鬼”、“咦,混贴吧的小孩也来天涯啦!”

因为年龄、地理、专业、审美、智商、小众、原创等等所产生的各种优越感,最终都能扯出一条鄙视链。2012 年 4 月 7 日的深圳杂志“城市周刊”专题中,鄙视链这个词有了开端,其后网友们乐此不疲。

到了 2014 年,在各大论坛、贴吧,都能找到这样的鄙视链大全:

IT 类:

搜索引擎鄙视链:谷歌 > 百度 >  BING、搜搜、搜狗 > 人民

微博鄙视链:Twitter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搜狐微博 > 网易微博 >  天涯微博等其他微博

论坛鄙视链:豆瓣 > 知乎 > 天涯 > 猫扑 > 贴吧 > 门户类论坛

聊天工具鄙视链:微信 > Gtalk > MSN > QQ > 飞信

邮件鄙视链:Gmail > 163 mai l> QQmail

浏览器鄙视链:谷歌Chrome、Firefox>苹果Safari、Opera>遨游> IE系列> 360

社交网站鄙视链:脸书>开心网>人人网>腾讯朋友

手机鄙视链:黑莓>苹果>小米>HTC>三星>索爱>诺基亚>摩托罗拉>联想>中兴>山寨机

杀毒软件鄙视链:AVAST>ESET>卡巴斯基>诺顿>瑞星>金山毒霸>360>QQ杀毒

互联网职业鄙视链:工程师>产品>运营>UED>UI>编辑

pinterest鄙视链:开心集品>花瓣>堆糖、蘑菇街>美丽说

程序员鄙视链:搞C的>搞java的>搞.net的>搞js的>搞html的>美工

电脑笔记本鄙视链:苹果>索尼>东芝>戴尔>三星>惠普>联想>华硕>清华同方、神州>上网本

设计师鄙视链:建筑设计师>景观设计师>家装设计师>平面设计师>发型设计师>网页设计师

游戏类:

游戏鄙视链:主机单机>国外PC单机>国外网游>国内网游>网页游戏、QQ游戏

魔兽鄙视链:法师>DK>猎人>盗贼>术士>牧师>战士>小德>骑士>萨满

开心网游戏鄙视链:开心城市>花园>农场>餐厅>人生

娱乐类:

电影鄙视链:冷门国家文艺片>欧洲文艺片>日韩台小清新片>老港片>好莱坞大片>内地片

电视剧鄙视链:英剧>美剧>日剧>韩剧>港剧>台剧>内地剧>泰剧

音乐鄙视链:英伦摇滚、国内地下厂牌>欧美流行音乐>日韩港台流行音乐>内地网络歌曲

曲风鄙视链:古典>jazz>摇滚>流行>山寨网络歌曲

乐器鄙视链:大提琴>小提琴>钢琴>古琴>古筝>贝司>架子鼓>吉他>笛子、萧

足球联赛鄙视链:意甲>英超>西甲>德甲>法甲>中超>中甲

电视台鄙视链:BBC>凤凰卫视> CCTV>湖南卫视

生活类:

快速时尚鄙视链:Topshop>Zara> H&M >For-ever21> Vera Moda>美特斯·邦威、以纯、堡狮龙

网购鄙视链:淘宝>拍拍>京东商城>凡客>当当>卓越>一号店

婚恋网站鄙视链:世纪佳缘>百合网>珍爱网>绝对100>闪婚网

理财鄙视链:VC>收藏>地产>炒股>黄金外汇>保险>基金>存款>彩票

银行鄙视链:东亚银行>花旗银行>渣打银行>汇丰银行>恒丰银行>招商银行>中国银行>浦发银行>广发银行>建设银行>北京银行、上海银行、重庆银行等各地方商业银行>民生银行>农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信用社。

亚洲旅游鄙视链:印度>尼泊尔>柬埔寨>越挝缅>泰国>日本>印菲>马来西亚>台湾>新加坡>韩国>港澳

牛仔裤鄙视链:Levi’s>LEE>CK>Wrangler>苹果>Only>班尼路、邦威、以纯

时尚男装鄙视链:Z ZEGNA>GY>IZZUE>马克华菲>SELECTED>jackjones>GXG

套套鄙视链:CK>冈本>杜蕾斯>杰士邦>双蝶、第六感>自动售货机

咖啡鄙视链:COSTA>星巴克>左岸>上岛>避风塘>麦当劳、肯德基>雀巢速溶

汽车鄙视链:德系>美系>法系/日系>韩系>中国车

白领午餐鄙视链:高档饭店>爱心便当>街边小店>711>麦当劳、肯德基>外卖快餐

运动鞋鄙视链:NIKE、ADIDAS>CONVERS>李宁>安踏>回力>山寨假冒品牌鞋

搞笑类:

女神鄙视链:白富瘦美挺>白富瘦美>白富美>白富>白美

宠物狗鄙视链:哈士奇>藏獒>边境牧羊犬>贵宾犬>泰迪>德国牧羊犬>金毛>拉布拉多吉娃娃>京巴

上班族鄙视链:公务员>国企>白领>农民工>大学生

屌丝文化鄙视链:暴发户>高帅富>白富美>女神>粉木耳/黑木耳>女屌丝>失足>男屌丝

人类鄙视链:外国人>香港人>台湾人>澳门人>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人>内地人

星座鄙视链:天蝎>金牛>天枰>双鱼>处女>狮子>双子>魔蝎>巨蟹>射手>白羊>水瓶

同性恋鄙视链:微博名媛gay>娱乐圈gay>健身gay>淘宝gay>全身A货gay>C母gay>白领gay>屌丝gay>非主流gay>卖身gay

女生鄙视链:B女王型>拜金>不懂时尚>不看美剧>男友只找军人>只听网络歌曲>迷恋减肥>卖妖>不讲卫生>自私

男生鄙视链:高帅富/白富美>暴发户>经济适用男>矮丑穷搓>土肥圆闲二

二代鄙视链:军二代>官二代>富二代>煤二代>贫二代>农二代

青年鄙视链:文艺青年>普通青年>二逼青年>特二青年

文学类:

杂志鄙视链:《时代周刊》、《纽约客》>《万象》、《天南》>《新周刊》、《城市画报》>《读者》>《故事会》《知音》

学科鄙视链:理科生>工科生>文科生(经济法律>外语>文史哲)>体育生艺术生

文学阅读鄙视链:中国古代文学(尤以先秦、秦汉文学)>英国文学>法国文学>俄国文学>德国文学>冷门小国家爆出的文学>美国文学>中国现代文学>日本文学>中国当代文学>网络文学>韩寒、郭敬明们

当然,因为是 2014 年的鄙视链,未免有些过时,看看就好。除此之外,我超喜欢这幅鄙视链图 :

不过,鄙视链这东西,古代就有了。

当年曹丕早就在他的《典论·论文》中说过:“文人相轻、自古而然”。

曹伯韩在他的《国学常识》中讲国学派别的时候,也讲过类似的例子:桐城派标榜自己是“载道之文”,而讥诮考据学支离破碎、无补于圣道;考据学者反过来讥诮桐城派文章没有内容,根本无所谓“道”;考据学嘲笑义理学空疏,义理学则反过来说他们支离破碎……曾国藩一言以蔽之:各执一词,相互诋毁。

文人相轻,我们还能感受到一丝雅趣,而到了今天,似乎不见文人,只见相轻。鄙视链倒是一条比一条精彩。

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上,每一个人对于信息的需求并非全方位的,人们只需要注意他们感兴趣或者对他们有用的信息即可。比如古人以自己的专长和意趣,构建出独有的审美情趣和生活环境,“小生”也好,“老朽”也罢,世界并不大。而到了现代社会,特别是互联网高速发展的近几年,社交网络链接人与人之后,“人们只注意他们感兴趣或者有用的信息”这种情况愈加明显。

到了2006 年,美国学者、也是奥巴马的法律顾问凯斯·桑斯坦在《信息乌托邦——众人如何生产意识》一书当中,提出了“信息茧房( Information Cocoons )” 一词,意思是,人们会习惯性地被自己的兴趣所引导,从而将自己的生活桎梏于蚕茧般的“茧房”中。

目前我们接触越来越多的信息,大都来自机器算法。比较被关注的,就是今日头条。当你点击一条和酒相关的讯息,之后就能收到特别多和酒相关的内容;大数据的算法让一切从从前的人找信息,变成了信息找人。久而久之,我们看到的,都是我们想看的、认同的、感兴趣的,庞大的信息为我们构建出“信息茧房”,以至于我们长期处于自我封闭的状态,“信息茧房”在不同的群体之间竖起高墙。

经常听到有人说 ,“ mmp 个今日头条,尽推些垃圾新闻,都是些 low 货加色情,卸载了卸载了……” ,实际上呢,内涵段子也是他们的,火山小视频也是,还有抖音……即便你把它们都删了,生活也不会变的更好。

在我们看来,应该存在两个层面的 “信息茧房”( 名字真难听 )。

第一,算法推荐的“信息茧房”。

算法推荐的信息茧房,如同我们刚才所说的今日头条等媒体推荐机制。算法推荐无所谓正面负面,重点在于掌控这种算法的人或者机构是否拥有社会责任感;在互联网时代之前,所谓信息匮乏的年代,可以看作是 “自然的算法”,这种自然算法决定人们所走过的路、遇到的人、读过的书。此时看知音故事会和看经典名著的人各自选择,形成各自的信息域,而这个信息域,因为信息的匮乏,还算不上“茧房”。换言之,那个年代,不管你读什么看什么,你只要用了心、努了力,最终都会有所成果,最不济,还能让你在茶余饭后,和朋友吹个牛,冒个泡不是?

而到了互联网时代,信息开始爆炸拥挤,从人找信息变成了信息找人,即便还没有大数据算法,我们周围已经充斥着信息海洋( 没被淹死已经很幸运了 )。当机器算法出现,你告诉它你喜欢美女、电视剧、娱乐八卦,它立马满足你,让一大堆此类信息蜂拥而至,信息多得密密麻麻。此时的你不是被信息包围,而是被信息包裹

当你生活的压力或者心底的理想偶尔敲了敲你,你才觉得:哦,是的,我要学这个,我要学那个!怎么办?

方法只有一个,破茧。

第二,认知限制的“信息茧房”。

人的认知世界与客观世界一样,充满奥秘。和客观世界不一样的是,认知世界似乎拥有无限的容量可以装进一切万物。在二进制的基础下,硬盘的存储容量,我们以 kb、mb 之类的单位来衡量,而人的脑容量无法计算( 当然,并不是说,大脑一定是不限容量的 )。人的大脑能想象出普通肥皂剧,也能想象出 《三体》;能想象出鲁班飞鸟,也能想象出《海底两万里》,而这些想象都源于我们的认知,这些认知,都来源于我们所获取的信息以及对信息的加工。

但如果我们输入的都是些同质化信息呢?结果可想而知。我举一个“信息茧房”限制认知的特别例子:人们只愿意相信自己期望的东西,而不在乎真相——

我刚才说 “文人相轻” 的时候,你是否意识到,无论古今,除了“阳春白雪”,尚有“下里巴人”,而我们讨论的时候,就喜欢以偏概全。以为整个文化世界就是全世界。在古代,世界允许文人们抄写左思的《三都赋》抄到洛阳纸贵,也容得下天桥下的卖艺者和茶楼中的说书人;就像在今天,我们容得下巴赫的高雅音乐,也会让大家高唱《凤凰传奇》。没有哪个听着巴赫的姑娘会每天都跑到楼下广场舞大妈那里说他们太 low 了不许跳。

可是到了互联网的世界里,为什么我们一边喊着“信息平权”,却又要一边对不同于自己认知的群体嗤之以鼻呢?当我们讨论信息爆炸、讨论大数据算法推荐出来的似乎都是些所谓  “ low 货 ” 时,有没有想过,在中国,仅有 10% 左右的人口受过所谓的高等教育?

所以说,在今天,不管是现实世界还是互联网,能让城市里的“精英”们热烈地讨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个个都想飞在风口上,也应该能让小摊小贩在生活的忙碌中,拥有自己可以选择的生活方式,更何况我们亲爱的父母们(卖乖脸)。

总结一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息域”,因为“信息域”的不同形成了不同的群体。互联网时代的信息本来就已经过剩了,“信息域”因此变得越来越厚形成了“信息茧房”。大数据算法的出现让“信息茧房”形成得更加被动,但算法的不成熟造成目前大多的“信息茧房”看起来都比较极端,毕竟人不是圣人。而所谓的“鄙视链”,就是极端的“信息茧房”形成的不同群体的差异化、以及心理上的优越感共同作用的结果,而互联网时代的人与人相互之间瞎比比的成本超级低的情况下,又让这种鄙视链变得无比明显。

3 评论

  1. 信息茧房和鄙视链自古至今都存在。是科技加速了身边亲人的代沟,互联网打破了之前老死不相往来的次元壁。

  2. 1.人们只愿意相信自己期望的东西,而不在乎真相
    2.互联网时代的人与人相互之间瞎比比的成本超级低
    所以,在网上不喷、不杠、好好说话变得如此艰难。。。

写个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