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文科和理科的本质区别是什么?

– 全文 5585字,预计阅读时间 14 分钟 – 

做 “文科理科哪个更有用” 这个话题本来是为了了解情况,很多回复让我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其中一位朋友专门私信我并发了一大 V 的言论来探讨:

1.高中阶段分文理班的时候你就会发现,绝大多数选文科的同学,并不是因为更爱好文学历史,而是因为数理化学不明白。你瞧瞧,在分文理班的时候就已经搞了一次智商筛选了。

2.高考报名时你就会发现,文科专业相对来说少得多,而且好学校好专业更加稀少,多数文科专业几乎注定毕业即失业。而理工科的专业就有很深的层次性,以我熟悉的通信专业为例,北邮、华科、成电等985院校的学生可以签到顶级企业的工程师职位。普通高校通信专业的学生可以搞系统集成。即使是三本学校的相关专业毕业生,也可以找到扯线建网的工作。

3.上了大学你就会发现,文科完全可以自学,而理工科必须要有老师讲授,理工科的课程难度要大的多。例如通信专业,除了一系列的数学课程,后续的信号与系统、高频电子线路、通信原理、信息论,微波与电磁场等专业基础课,每门都能扒你一层皮。课程越难压力越大,说明你掌握的本事就越多,也就越能形成你的核心竞争力。

4.中国改革开放这几十年的经济迅猛发展,国内培养出来的大量工程技术人员是核心竞争力。与此同时,工程技术人员的收入也水涨船高,只要你上个不错的大学进入了好的公司,再加上工作努力,年薪几十万稀松平常。

5.做自媒体后接触了一些电视台和报社的朋友,都是当年的文科生,他们现在普遍面临着工作恐慌。电视和报纸都不太景气,他们的收入也大幅下降,于是开始尝试自媒体。他们搞自媒体也不行,自媒体大V多是学有所成有一技之长的理工人,整个一个报社拢起来的阅读量和粉丝量,还不及我这个所谓的大V。

6.我看过几乎所有的独立纪录片,这些导演的执着、激情和责任感我很佩服,但发现这些文科生有一个普遍性的心理定位,那就是永远站在批评者的角度上看社会,从不站在建设者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于是就走入了一个自我神化甚至自我感动的怪圈,在精神上幻化成死谏的硬颈清流,然后再走不出来了。这些人以为自己的思考很深刻,其实只是思考的很片面。

7.中国古代有一个非常坏的传统,那就是重文轻工农商,诗词歌赋流传下来很多,文人骚客的传说也被津津乐道,而这些跟生产力没啥关系。怀才不遇、孤芳自赏、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粪土当年万户侯……这些以前被众人所羡慕和景仰的文人情怀,现在变得越来越可笑了。

先不管这位大 V 的话,我们的话题讨论中,不少人也都留下了 “没钱就学理科,家境好就学文科” 之类的言论。我还问过周围很多人,当初为什么选择文科。常见的一个回答就是:“理科太难了,我还是比较适合学文科。” 这总让我想起一些人说,“毕业不知道干什么,我还是去当老师吧”。

在我看来,后者是对教师这个职业的侮辱,前者是对 “文科” 的侮辱。当然,反之,如果有人说读不懂文科才去学的理科,也是一样。

(一)为什么会有文理分科? 

1949 年,内外战争结束,中国迎来了它的和平时期。但同战后的前苏联一样,百废待兴,战后恢复迫切需要大量的专业人才。于是,我们引进了“苏联模式”,进入 “文理分化” 的进程。

1977 年,动乱时代结束后,高考得以恢复。为了选拔人才,我国更是在全国高中开始让学生自主选择并实施文理分科。这样的情况延续了半个世纪。

不可否认的是,这半个世纪以来,理科相比文科,更加被重视。因为设施的建设、经济的发展需要更多专业的人才。这不是某一个群体对于文科的偏见,而是社会发展和时代的需要。

从上周五我们发出的话题中也可以看到,选择理科的人占有绝对优势,这和多年前的调研差不多:愿意选择理科和文科的人数比例,大概在  3:1 。

然而,此前的数百年、数千年战后重建为什么不用文理分科呢?

18 世纪第一次工业革命把人类带入了机械化时代。从此以后,我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和以往的任何时代都截然不同。起初看起来的确是机器替代了人类,解放双手。但实质上,随着城市化、工业化的进程,我们越来越发现,这个机器替代人类劳作的过程的实质,是 “人的物化”。

机器的生产和运作、城市的建设需要的是精通数理化的专业人才;当下的科技发展更是需要 IT、金融等各种人才……实际上,机器并没有替代人类劳作,而是把更多人变成机器运作的一部分。

更可怕的是,中国用了不到半个世纪的时间,走完了西方世界 200 年的历史进程。这中间到底缺失了什么?

(二)文理分科的历史本质是什么?

现代汉语的普遍理解是,文科即人文社会科学;理科即自然科学、应用科学和数理逻辑的统称。不过我们追根朔源的话会发现特别好玩儿的事情:“文” 和 “理” 在从前是一个意思。

“文” 字原本的含义就是 “纹”,指花纹、纹理,是天地万物产生出来的现象、纹路、轨迹;而 “理” 字原本的含义是,玉石内部的纹路,后为物质本身的纹路、层次,也就是客观事物本身的次序。

理,治玉也。顺玉之文而剖析之。(《说文》)

理者,成物之文也。(《韩非子》)

所以,那时候的理,也是文的一部分。但今天所说的文科和理科,能够在古代找到对应吗?

按照它们分别的指代意义——“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来看,文科和理科在数千年前,分别叫做 “天文”和 “人文”。

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易经》)

和我们现在常说的 “天文学” 不同,在这里, “天文” 是指一切自然现象,“人文”就是人对自然现象的认识、点化、改造、重组。

“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大致意思是说,要观察天道自然的运行规律,才能搞懂耕作渔猎的时间;要把握人类社会中的人伦秩序,才能教化人民。

把“天文”当做自然科学来理解是否过于狭隘?不然。因为即便《易经》再经典,它的写作也受制于当时的环境,比如当时中国进入农耕文明,所说的 “天文”也仅限于为耕作而服务。什么时候入冬、什么时候立夏,什么时候天晴、什么时候下雨,这些都影响着耕作渔猎和收获的时机。

纵观早期的科技成就,夏朝在于 “夏小正” 历法;商朝保留了日食、月食、新星记录外,开创了世界上延续最久的纪日方法——干支纪日法;战国以《甘石星经》成为世界上最早的天文学著作,同时,战国时期人们还测定出了一年的季节……在那个时候,掌握天文时序,就像是掌握自然;掌握了自然,就是掌握了统治权利。

那么“人文”呢?“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人文” 的本质,就是对自然或人为加工物赋予意义。

人类赋予自己之所以为 “人” 的意义,让自身的存在充满丰富的精神内含;同时,人类也赋予所使用的物品意义:耕作拥有了意义、食物拥有了意义、建筑拥有了意义……赋予意义的这一过程被称为 “人文化成”,也就是我们时常挂在嘴边的  “文化”。

正是因为如此,在这个客观的自然世界,人类不仅依循 “天文”,让自己得以生存繁衍,更依循 “人文”,把自然行为转化为礼仪、规则,把自然秩序转化为道德秩序。正如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中所说,我们讲故事、聊八卦的能力,让我们在自然世界之上,构建出一个虚拟现实。不过这又是另外一番话了。

因为“人文”我们懂得秩序、规则、道德、礼仪,从而从基本的原始认知变得更加有情有义、敬物爱物。所以孔子说,”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

这就是“人文”,也就是早先的 “文科” 的重要意义。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如今这么呼唤传统文化的回归,呼唤道德和礼仪的回归。它实际上是在呼唤最根本的人文回归。

关于“理”,在早前还有一门 “理学”,也就是宋明时期兴起和发展的学科,它同现在的理科不同,更倾向于哲学。而现代的 “理学” 是研究自然物质运动基本规律的科学。

(三)当我们选文理科,我们在选什么? 

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西方大多的企业家和富人开始让子女们去学习哲学、艺术、历史、文学相关的专业,也就是文科;中国一些企业家也在追随这样的步伐。这看似印证了话题中有朋友说的,没钱就学理科,有钱就学文科。

“富人们有钱,爱学什么学什么。他们的子女也不过是纨绔子弟,理科难学,自然就学文科了吧。”

事实并非如此。富人让子女学习文科是为了管理人,为了守住财富;其他人学文科的原因,大都变成了简单的一句话:理科太难,学不懂。

自然科学只能解决技术问题,而这背后所产生的 “人文化成”,终究只能由人来解决。那么谁来解决呢?

由于科技的发展,未来大量的技术人才必将迎来失业的风险,他们应该怎么办?这些问题又由谁来解决呢?

不是名义上的理科生或者文科生,而是那些真正拥有人文素养的人。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在半个多世纪以后的今天,开始越来越多地讨论“中国人的素质”、“传统文化的缺失”,呼唤道德秩序,呼唤传统文化的回归。

———–

当我们说选择文科还是理科,大致会问这些问题:

①哪一个好就业?②哪一个更赚钱③哪一个回报大?④哪一个更容易?⑤哪一个我更喜欢?⑥哪一个我更擅长?⑦哪一个更有价值?

毋庸置疑,很多人,包括家长,都把①②③看作最重要的因素;也有很大一部分人时至今日,会把④⑤⑥看作重要的选择指标,至于第⑦项,大致鲜有人对它多看两眼。

这些选择文科的人,并没有选择 “人文学科” 本身;同样,选择理科的人也并没有选择 “自然学科” 本身。他们都在选择同一种东西:生存工具。

就像现在,很多谈 “文化” 的人并没有在谈文化,谈 “科技” 的人也并没有在谈科技,他们只是在谈营生苟活或者收敛钱财的工具。

比如一些所谓的自媒体、作家,他们连 “人文” 的边都沾不上;很多的所谓新兴的科技并没有真正探索自然,那些大公司的大数据,也不过是广告营收的机器。

我们所追捧的大多新兴事物并没有 “人文化成” 的内涵,诸多媒体和营销所利用的所谓 “人性”,并不是真正的人性,实质上是 300 万年演化而来的动物性,是不断压抑和释放的多巴胺而已。

我们总是以为自己身处最优秀的人类文明,手握着先进科技的成果,拥有无与伦比、鄙视一切的优越感。然而这一切的成果都是世界上少部分的精英所做的贡献,多数人只不过在这科技和文明中出现了幻觉。

当你抛开这幻觉,你会发现,我们依然没有战胜自己的原始大脑。把现代人放在几百万年前的原始社会,我们不过就是几种猴子:有的摘果子、吃树皮、喝泉水;有的打打猎,吃吃野兔和鹿;有的选择侵占别的种族、抢夺别人手中的食物;有的残杀别的种族、吃掉他们的血肉;有的甚至可能吃掉自己的种族……

当我们选择学理科、文科,本该一方是为了探索自然和真理,一方是为了更好的人类文明。而不是藐视自然和人文,让大脑里的 “旧皮层”压制 “新皮层” ,除了生存和欲望,再无别的追求。

即便一切的存在即是合理,没有敬畏的世界,也算不上文明。

(四)当我们学文科或理科,我们在学什么? 

当我们学习文科或理科,我们到底在学习些什么?这些或深奥或浅显,或难解或无聊的的段落、公式,在现实生活中到底有什么意义?这是来自很多人的抱怨,对现实、对父母、对教育体制的抱怨。

事实上,当我们学习文科或理科,归根结底,目的只有两个。

第一,是让我们通过目前为止最直接的筛选方式,证明自己的态度、能力,获得一张进入理想大学的入场券,争取更好的教育资源;

不论是隋唐之后的科举还是如今的高考,都是在当下社会背景中,竭尽所能做出的最为恰当的人才选拔方式,并且这些方式一直在根据社会发展做出调整,而且,只要你上网搜一搜,你会发现,不管是在过去还是在现在,考试并不是唯一的出路,而是对大部分人来说,最容易找到的出路。对于一些寒门子弟来说,甚至是唯一的出路。

除了是一张入场券,就没有其他用处了吗?

第二,学习文科理科,是让我们学习学科内的思维能力和框架,并将这些思维能力迁移运用到今后的生活当中;

我们从来都以 “学这个有什么用” 的心态,去判断一个知识点、一门学科甚至一句鸡汤或狗血的好坏。这和判断 “文科无用” 如出一辙。然而只要你稍微理解 “冰山理论” 或 “洋葱模型”,定会对自己现在的想法嗤之以鼻。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人生是一场升级打怪的游戏,学习某一门看似无用却不得不学的知识,就像是在游戏中打副本。重点不是副本本身能够带给你多少金币或者让你损耗多少滴血,而是让你的思维、经验以及其他能力值爆表提升。

同时,教育不过是给了我们前人以及教育者自己看待世界的方式。到最后,我们如何去看待世界,依然需要自己的双眼和智慧。

这也是为什么我痛恨有人说 “不知道干什么就去当个老师吧。” 因为这些不知道干什么的人没有办法教给学生更好地看待世界的方式,当他们眼里只有生存和欲望时,如何指望学生通过他们的视角看到一个更好的世界呢?

最后,总结一下   

第一,文理分科为了在半个世纪以前百废待兴时,培养大量的专业人才;在世界范围内,它其实是 200 年的四次工业革命所致。到半个世纪以后的今天,文理分科将可能逐渐淡出历史舞台;

第二,“文” 和 “理” 的字面原意是一样的,而在数千年前的中国,一般被分为 “天文” 和 “人文” 。农耕文明时代,确实对 “人文” 较为看重,但对于自然学科的探讨也并不少;

第三,多数人并没有真正的选择文科或者理科,实际上,他们在选择一种生存工具,对部分人来说,最好这个工具越赚钱越好、越简单越好、回报越大越好;同样的,一些谈文化的人或谈科技的人也并没有真正谈科技或文化,他们只是在谈敛财工具而已。只是现状来看,整个社会需要更有人文素养的人才来解决 “人文”的问题。

第四,当我们学习文科或理科,知识本身并不是目的,学科内的思维能力和框架才是最应该学习并运用到生活中的部分;当然,对于义务教育来说,学习它们也是目前为止最直接的大学入场券;

第五,回过头来,现实世界从来都是跨学科的,即便是来自《易经》的分类,也不过是为王权而生。我们总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其实如果只学数理化,坐在家里都害怕。当然,不尊重自然不敬畏自然的,同样也让人害怕。

最后,以刘瑜的一句话结尾:成功与功名没有什么关系,成功就是一个人捍卫自己的完整性。

 

欢迎关注 [ 高效生活养成计划 ] ,

每个月至少四篇深度文章。

7 评论

  1. 感谢top君为思考这些命题提供了新的思路。也感谢top君在一个大的平台上说出了我一些平时只敢在社交平台上发的牢骚。读起来很爽。

  2. 多谢你,我想通了一些事,我学理科,是为了学习这个世界客观现实存在的道理,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个世界,然后才能更好地理解自己,理解人类,最后,赋予我所创造的事物意义。十分感谢!

写个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