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到底该如何学习?为什么有的人学习东西比其他人更容易?

高效生活编辑部按:

这篇长文来自英属哥伦比亚大学 Lara Boyd 的 TEDx 演讲,原 Youtube 视频链接在 [ 阅读原文 ] 中,Topbook 小伙伴用蹩脚的英语翻译了全文。原由是:每次看到评论区留言 “学到了” 真的很恐怖,希望这篇文章以后,你可以找到对自己来说,最好的学习方案。

我们到底该如何学习?为什么我们中有的人学习东西比其他人更容易?

正如刚才我自我介绍的,我是 Lara Boyd 博士,是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脑科学研究人员。刚才我提出的问题一直让我着迷。

大脑研究是了解人类自身的前沿领域之一,并且大脑研究也在试图搞清楚,我们到底是谁。当下是脑科学研究极好的时代,因此我想说,我拥有这个世界上最有意思的工作。

我们对大脑的了解正在飞速发展,并且我们的大多了解逐渐被证实是错误的或者不完整的。其中一些误解特别明显,比如我们曾一直认为童年之后,我们的大脑已经没有或者说已经不能改变。事实证明,这是错误的。

另一个误解就是,你只在特定的时间用到大脑的一部分,当你什么都不做的时候,它也啥都不做了。这也是错误的。事实证明,即便你在休息、什么也没想的时候,你的大脑仍然高度活跃。

所以,当像 MRI 这样的技术飞速进步时,我们能够有更多重大的发现。也许其中最有趣、最让我们兴奋的发现就是:

每当学习一个全新的事实或技能,你就改变了你的大脑。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 [ 神经可塑性 ] 。

25 年前,我们还在认为青春期之后大脑只会有负向改变,脑细胞开始损伤、破坏,开始出现像中风这样的症状。结果,我们的研究历史性地发现,成人的大脑其实一直在重组。随后的研究也向我们表明,我们的所有行为,都在改变大脑。

这些改变并不受年龄限制。事实上,这种改变一直在发生。最重要的是,这样的重组帮助我们的大脑从损伤中恢复。

这些变化的关键,就是神经可塑性。那么神经可塑性到底是什么?大脑是如何重组的呢?你的大脑其实可以通过三种基本的方式发生改变,并促进学习能力。

首先,是化学物质。

你的大脑其实是通过化学物质的传输来运作。在脑细胞之间,我们称为神经元。他们促发了一系列的行动和反应。所以,为了促进学习,你的大脑可以加大在神经元细胞之间传输的化学物质的浓度。因为这样的改变非常迅速,用以支持短期记忆,或者运动能力的短期改善。

第二种促进学习的方式是改变大脑结构。在学习期间,大脑可以改变神经元之间的连接。这种改变其实是大脑的物理改变,所以它需要更多的时间。这些类型的变化都与长期记忆或者长期性的运动能力有关。

举个例子。我们都在尝试学习各种新的技能。也许是弹钢琴,也许是学着处理各种大小事务。你可以在一次学习或者练习当中通过训练变得越来越厉害。然后对自己说,“我学会了!” 但也许就是第二天,你会发现前一天学习的所有东西都消失了。

为什么 ?

短期内,你的大脑可以增强神经元之间化学物质的传递,但由于种种原因,这并没有引起结构性的变化,而这一变化正是用以支持长期记忆的。

记住,长期记忆需要时间。而你在短期内看到的变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学习效果。化学变化负责短期记忆;结构变化负责长期记忆;

结构变化可以构建起大型神经网络,并且增强一些特定的区域,从而改变你的行为。

比如,学习盲文的人,他们大脑中有着更大的手部感觉区域;又比如如果你经常使用右手,那么你的左脑的相应控制区域要更大;

一项研究也显示,伦敦的出租车司机如果要获得他们的驾驶牌照,就必须把伦敦地图背下来。由此,在他们的大脑中,有着更大的地图记忆区,帮助他们记下地图。

改变大脑以促进学习的最后一种方式,是改变它的功能。当你开始使用大脑的某一个区域,它会变得越来越容易兴奋,也在下一次更容易被唤醒。你的大脑也同样也有着自己的区域,来提高这种兴奋,来决定什么时候以及如何被唤醒。

我们可以看到大脑活动时,整个神经网络都在发生变化。所以神经可塑性是通过化学性的、结构性的、功能性的改变来支持的,而且这些改变贯穿着整个大脑。有时候它们可以单独发生变化,但大多时候,它们都是一起作用。它们共同促进学习,并且随时随地都在发生。

所以,我只想说,我们的大脑有着超强的可塑性。

———

可是,为什么你不能轻松地学会你所选择的东西呢?为什么我们的孩子们有时候成绩不好?为什么我们变老的时候总是在忘记事情?为什么人们不能从脑损伤当中恢复过来?

也就是说,是什么促进了神经可塑性?又是什么在限制它呢?这就是我的研究方向。我研究的是这种机制在中风康复当中是如何运作的。

近期中风数据下降了,从全美死亡的第三大原因变成了第四大原因。但事实上,中风的人数并没有下降。我们只是在人们中风之后,让他们活得好一点罢了。事实证明,要从中风当中恢复,真的很难。而且坦率地说,我们还没有制定出有效的治疗方案。这样的最终结果就是:中风变成了让成人长期残疾的重要原因之一。我们的研究数据也表明,加拿大的中风人士生活质量持续下降。

很明显,我们需要帮助人们从中风中康复。这是一个偌大的社会问题,也是一个我们至今都无法解决的问题。所以,我们还能做什么?

有一件事特别清楚:你的大脑神经可塑性的最佳驱动力,是你的行为。

但问题是,我们需要去学习新的、以及旧的事物行动能力所需要的 “行为” 量是超级大的。如何有效地提供这些大剂量的行为实践,是一个难度极大也花费极大的问题。

通过研究我意识到,加快中风恢复的疗法的可塑性拥有着极大的变数,也就是说,从一个患者到另一个患者都大不相同。作为一名研究人员,这样的变数让我抓狂。这让我很难统计以及测试相关的数据和想法。也正因为如此,医疗干预研究通常需要特别设计,以减少这种可变性。

但在我的研究中,有一件事特别清晰,那就是我们收集的最详实、最重要的数据正是在显示出这种变化。通过研究中风大脑,我们学到了很多。我同时也认为这些经验或者教训在其他领域也很有价值。

第一个教训就是,促使你大脑变化的最佳驱动力,就是你的行为,没有所谓的药物可以达到你的目的。没有什么比实践能够帮助你学习。最起码的要求是,你得下手去做。

我的研究表明,在你有行动意愿的前提下,适当地增加难度,可以达到更好的学习效果以及大脑更大的结构性变化。问题是,神经塑造这件事是双向的。它可能是积极的,你可能学到了新的东西,拥有某项技能;它也可能是负向的,你可能忘记你曾知道的某件事情,你对药物上了瘾,也许你还有了慢性疼痛。

所以,你的大脑就是一个可塑体。它会通过你做的每一件事情发生结构上、功能上的改变,也会因为你没有做某些事情而发生改变。

第二个教训就是,从来就不存在一种普适性的学习方法。学习没有良方。我们普遍认为,你需要一万小时才能学习和掌握一门技能。但我现在可以向你保证,它没有那么简单。对于某些人来说,它可能需要更多的练习,而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可能不怎么需要练习。

我们的大脑可塑性实在是太独特,这让我们不得不思考 [ 个性化疗法 ] 。每个人都需要他自己的干预。这种想法实际上来自癌症治疗。

在癌症治疗中,遗传学对于某些类型的癌症与特定形式的化疗有着莫大关系。我的研究发现,这也同样适用于中风的康复。大脑的某些结构和功能拥有某些特性,我们称之为生物标志。这些生物标志被证明非常有帮助。它可以让我们将特定患者和适当的疗法相匹配。

我的实验室数据表明, 生物标志的组合最能预测出神经可塑性的改变和中风后的恢复模式。由于人脑的复杂程度,这一点也不奇怪。但我想把这种概念考虑得更宽泛一些——

既然每个人的大脑都有着独特的结构和功能,同时,我们知道,中风后的神经可塑性适用于每一个人,那么你的日常生活中的各种大小行为对你来说,是不是也同等重要呢?因为,它们每一个,都在改变你的大脑。我想,我们不只需要个性化药物,更需要个性化学习。

你的大脑独特性会对你产生影响,既是作为一个学习者,也作为一个老师。这种想法有利于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有的孩子能在传统教育中茁壮成长,而另一些却不行。为什么我们中有的人可以轻松学习语言,而另一些人可以轻松学会任何运动项目,或者一个软件(像 Excel)。

所以,今天当你们离开这里,你的大脑和你进来的时候已经不一样了。但你们每个人也将会以不同的方式去改变自己的大脑。

了解这些差异,这些模式、变化,会是神经科学的一大进步。也会让我们开发出新的、更加有效的干预措施,比如允许学生和老师之间的匹配;病人和治疗方式之间的匹配。这不仅仅是中风康复领域,它适用于我们每一个人,作为父母、老师、经理,或者终身学习者。

试着去研究学什么对你来说是最好的、以及如何去学习,重复那些对你大脑有益的、停止那些有害的行为,然后不断练习。学会去做你大脑所需要的事情。

因此最好的策略因人而异,甚至也会因为个人而变化。所以对你来说,学习音乐可能会很容易,学习滑滑板?难多了。

我希望你今天离开时,带着全新的认识。你和你的大脑一直在被周围的一切塑造。你要知道你做的每一件事情、你遇到的每一件事情,都在改变你的大脑。这可能会更好,但也可能会更坏。

所以,去构造一个你想要的大脑吧。

3 评论

写个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