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为什么喜欢问问题?如何问出正确的问题?

人为什么喜欢问问题?

这个问题本身比 “如何提出一个好问题” 对我来说更加迷人。我试图在中文语境下看看有多少人在关心这件事,比如通过百度、知乎、果壳,乃至谷歌,搜索 “人为什么问问题” 。但寥寥无几的答案似乎在说:

“这不就是人类的天性么?好奇心呗!哪来这么多的问题?”

相反,我看到人们更关心的是,“领导不喜欢下属问哪些问题?”、“为什么总有人喜欢问别人不喜欢的问题”、“如何从大佬那里获得答案?”……

我对我们所处的网络环境感到悲哀。这种悲哀已不在于每天有一大波所谓的 “老师” 要让你复制他人的成功,也不在于排着队贩卖焦虑,更不在于娱乐至死的 Shows……这种悲哀在于,中文语境下,人们与生俱来的好奇心,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消失……

(一)问问题的本质是什么? 

心理学术语中有一个 “心智理论”,它被认为是人与部分动物少有的能力,它指,人能够理解自己和周围人类的心理状态,包括情绪、信仰、意图、欲望、假装、知识等等。除了人类外,某些猩猩、海豚、大象、狗、猫等等都被认为有比较简单的心智理论能力。

心智理论拥有六到七级意向。

一级意向是指,大部分动物,包括人在内都能表现出自己的想法、意向与信念;如果某主体可以揣摩出其他个体的意向,便可称为拥有二级意向。健全人类以及部分动物比如黑猩猩,一般都拥有一级和二级意向。

拥有三级意向是什么呢?某个主体可以揣测其他个体对于他人的意向,比如,“我觉得李白在写《清平调》的时候,认为杨贵妃心里并不喜欢李隆基”,又或者 “我觉得我爸肯定以为我妈不喜欢我姐。”

普遍认为,人们在社交活动中常会用到三级意向;而在文学作品创作时,常常需要四级以上的意向。

当我们问问题的时候,常常隐含着你假定对方有能力获知你无法知道的讯息;认识到其他个体与自己拥有不同的独特动机与欲望。这就是一种心智理论。即便黑猩猩如此聪明,即便被教导如何通过手语以及其他方式去努力表达自己,但他们在实验当中依然不知道应该找谁、问谁,才能获得房间中隐藏的食物。

动物是否能够问出问题依然是个未知数,但至少目前的常识告诉我们,我们拥有这宇宙间有别于其他动物的能力。

但这还不够本质。有一个特别显著的问题,也是很多人在提出问题时不太利用自身的元认知去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当我们提出问题,我们的动机是什么?

(二)当我们提出问题,我们的动机是什么?

编辑部为此整理了大概以下八个动机:

① 想要获得一个确切的答案;

② 想要获得一定的指引;

③ 想要肯定自己的想法;

④ 想要让聊天继续下去;

⑤ 想要结束这次对话;

⑥ 想要对方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某事或停止做某事;

⑦ 想要在对话中说服对方,争个输赢;

⑧ 想要通过提问指引对方思考;

综合调研之后,发现这些并不够。John Miller 列出了人们提问的 15 个动机。

1. To acquire knowledge

2. To eliminate confusion

3. To cause someone else to feel special/important

4. To guide a conversation in the direction we want it to go

5. To demonstrate humility to another

6. To enable a person to discover answers for themselves

7. To gain empathy through better understanding another’s view

8. To influence/alter someone else’s opinion/view

9. To begin a relationship

10. To strengthen a relationship

11. To humbly show we have knowledge on a specific topic

12. To stimulate creativity and idea generation

13. To gain a person’s attention

14. To solve a problem

15. To reach agreement or to “agree to disagree” with clarity

① 获取知识;

② 消除困惑;

③ 让他人觉得重要或特别;

④ 引导话题去往我们想要的方向

⑤ 向他人表现出谦让;

⑥ 让他人自己发现答案;

⑦ 通过更好理解他人的观点来获得同理心;

⑧ 影响或改变他人的意见 / 观点;

⑨ 开始一段关系;

⑩ 加强一段关系;

⑪ 谦虚地表明自己对某个主题的了解;

⑫ 激发创造力和创意;

⑬ 引起他人的注意;

⑭ 解决问题;

⑮ 达成一致或持保留意见。

非科学性地总结这些动机并不能代表全部,但至少包揽了我们生活中的绝大部分。有一个显而易见的情况是,很多人提问时,只是在组织一个可以在尾部加上一个 “?” 的句子,以提示对方,“嘿!这是一个问句!我可是告诉你了哟!”,还有少部分甚至连问句都懒得打,“这个方案我不知道怎么做”、“这个软件我不会用。”……如果你站在我面前,我会告诉你:关我屁事。

很讽刺,人类不知何故,可以拥有其他动物难以企及的心智理论意向级别。但当黑猩猩们在实验中无法找到被隐藏在房间里的香蕉时,有那么一群人,拥有这个世界上只有人类才有的提问特权,却只想找到被隐藏在 “房间” 里的 “香蕉” 。

我仔细观察过周围的小孩儿,包括我的小外甥,他们似乎拥有成年人不具备的某种胆量和睿智。他们敢去往自己从未涉足过的任何区域以探索未知,敢把任何东西放在嘴里……儿童似乎配备了强大的学习机制,并且拥有寻求解释的强大内在动力。

而到了成人的世界,或者在一个人逐渐走向成熟的过程中,他会被一个个解释性的真理所满足,被迷信、宗教所满足,被金钱所满足……而他原有的寻求真理的内在驱动逐渐消失……

为什么会如此?大概因为,我们自以为活在一个确定的世界,并且所有答案都有人为我们准备好了。

然而事实是,除了提问者自己,没有人会为这个问题负责。

(三)提问者才是回答者,而且从来没有标准答案。  

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在他的书《The Meaning of It All 》当中这样写道:

Some people say,‘How can you  live without knowing’,I do not know what they mean,I always live without knowing,that is easy. How you get to know is what I want to know.

有人问我,“你怎么能活在未知的世界?”,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我永远活在未知的世界,而且我觉得这很容易。( 我不在意你知道什么 ),我更在意的是,你是如何知道的。

就像任何人都无法钻进另一个人的内心,确切地知道面前这个人是否真的有爱;也就像任何人都无法明确地知道,自己眼睛里的看到的蓝色,是否和别人一模一样,还是说有色差,我们也无法理解其他人眼中所认为 “确定的世界”、“确定的答案” 到底是什么。

然而诚如理查德所说,“我永远活在未知的世界里。”“我宁愿要无法回答的问题,也不要不能质疑的答案。”

I would rather have questions that can’t be answered than answers that can’t be questioned. 

当一个人提出问题,必定希望问题本身得到妥善解决,那么对此负责的人,只能是提问者本身。因此,面对任何问题,回答对象都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关我屁事。

在这种情况下,大概只有两种提问者值得尊重:一种是那些始终把问题扛在自己肩上,睿智而勤勉地寻求答案的人;一种是那些有能力、有魅力让他人心甘情愿为自己答疑解惑的人。

第一种人,有能力、有魅力让他人心甘情愿为自己答疑解惑的人。

我总是喜欢举当下付费浪潮中的例子。

问:我怎样才能提出好问题?怎样才能让他人愿意回答呀?

答:很简单,报我的课程就好了,只要 99 元,四个大板块、八大技法、三十二个课题,二十一天成为提问高手。

这套课程的名字我都取好了:《你提的问题暴露了你的薪资》。

事实是,有能力有魅力,可以是很多因素。比如你就是长得美、长得帅,而能为你解答问题的人恰好对好看的皮囊没有抵抗力;比如你天生与人有亲和力,说话的方式让别人觉得无法拒绝;比如你总是在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挺身而出;比如你是一个懂得进退、懂得分寸的人;比如你知道怎么说话让别人觉得无法拒绝……

道家总讲道、法、术、器、势,哪怕只懂得一二也知道,从来没有哪个方法、哪个工具可以界定某种结局。但每个领域都有很多人愿意去研究其中的方法论以及开发相应的工具。比如日本斋藤孝写的《如何有效提问》。其中有一个方法,叫做坐标分析法,判断一个问题是否适合提问。比如抽象和具体 / 本质性和非本质性问题。

据此可以判断,哪些问题应该提,哪些问题不应该提。比如在相亲或交友现场,问 “你的理想是什么?” 这样本质却抽象的问题,不合时宜;但你可以问,“如果不做现在这份工作,你有没有想过,做其他什么职业?”。你要明确自己的动机,把抽象的问题变得具体。

又比如,“您成功的秘诀是什么?”、“我怎样才能像你一样成功?”、“如何才能成为一名设计师?”、“如何才能写好文案?”、“如何才能做好 PPT ?” 、“如何才能赚钱?”……这些都不是好问题,你不仅永远得不到想要的答案,还会间接告诉别人你的愚蠢。

但始终要记住,一本书、一个方法论,解救不了你,他人,也永远没有对你负责的义务。

第二种人,睿智而勤勉地寻求答案。

我特别喜欢 Michael Stevens 在 TED 演讲中所作的比喻,如果你有无数个 Whys ,那么你最好 be Wise(睿智)。我们之所以有那么多的问题,是因为我们有机会探索未知的事物,并告诉周围人我们的探索成果,从而定义自我。

如果 “自我” 需要以一种独有的方式去定义,那便是我们人生的意义所在,是我们如果明天就要消亡,今天便不会后悔的一件事,是值得我们睿智而勤勉地去为之行动的一件事,是一件像 “思考” 一样,除非呼吸停止,否则不会停止的一件事。

4 评论

  1. 之前一直处于焦虑状态,做事做不下去,老感觉自己的做法不对,四处寻抓解法,只想找到一个确定可以成功的方法,现在看来,不确定性才是必然!

写个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