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一份科学的书单?

美国一家教育科技公司 BOMLST 开发出了一个书单定制系统,并获得 Google 3.7 亿美元投资。目前,这套系统已经全面向用户免费开放。任何人只需要注册一个账户,并分别选择 5 个感兴趣的领域以及 5 个擅长的领域,输入平常的读书习惯( 包括读书频率、一天中在什么时候读书等等…… )系统将会为你匹配一套定制测验,包括 100 套左右题目。你只需要花 1-3 小时做完这些选题,即可获得 BOMLIST 为你定制的年度书单,同时根据你的阅读习惯匹配一套阅读方案 —— 也就是说,这一年需要读哪些书、如何阅读,再也不用问别人,也再也不用因为不知道读什么书而挠破头了。

这非常符合 Google  公司一直以来的使命:整合全球信息,供大众使用,让人人受益。Google 多年来在这方面的努力也给了 BOMLST 强有力的支撑。

(一)算法定制书单

如果你相信我以上的胡说八道,这并不能说明什么。BOMLST 是我胡编乱造的一家公司,我甚至也不知道它怎么读。但我相信,如果有这么一个书单定制系统,你一定愿意尝试一下。更何况,以目前的科技水平来看,这很容易实现。我们已经有了 AI 英语老师了不是吗?并且我们所熟知的 TED 当下也有了一个新的功能,叫做 TED Recommends .

TED Reccomends 总共需要以下四步:

① 注册账号以后,告诉我们你对哪个领域感兴趣、哪个领域更能给你动力;

② 观看你的第一个推荐,告诉我们你是否喜欢它;

③ 坚持下去,你看得越多,推荐的就越精确;

④ 好好享用吧!

这是目前很常见的机器学习方式。你打的字越多,输入法越了解你;你用 Siri 越多,她越了解你;

你用的 APP 们也相当了解你,并且越来越了解:爱吃什么、爱去哪儿、喜欢看什么、喜欢听什么、喜欢玩儿什么、喜欢买什么……我们以自己能想象到的最好的方式掌控着科技,乃至掌控着其他一切的方向。

这样的场景在沃卓斯基的《黑客帝国》中有过——

机器把一丝不挂的人类装进充满粘液的容器中,长长的插头插进他们的后脑勺以及全身其他部位。一方面机器从他们身上汲取足够的电量供机器运转,一方面为了让这些 “电池” 存活,它们把人类的意识装进母体世界。他们给了初代母体中人类所需要的所有完美条件,近乎天堂,但人类没有像机器计划的那样存活,而是在这种完美条件中——迅速灭亡。

( 二 )书单的实质是什么?

我常常在想这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去餐厅吃饭会有菜单,结账有账单,听歌有歌单,看电影有影单……而我们普遍以为能带自己看尽黄金屋和颜如玉的书单,大概也不过是众多清单中的一种而已吧。

在一张纸上陈列出有关项目的明细,就是一种清单。如果你本来就有阅读习惯,并且阅读是一种日常消遣,那么书单和歌单、影单相比,没有显得更加重要:某位喜爱的作者刚好出了本新书,某一天恰好在书店翻到一本有意思的新书,在豆瓣恰好看到不错的书评,朋友刚好提起某本书……这些都是值得列入书单的理由。

而如果不是,你要的,大概不是一份书单,而是老中医药到病除的方子。这样的方子有吗?抱歉,真的没有。

在 Topbook 之前的译文《我们到底该如何学习?为什么有的人学习东西比其他人更容易?》中,英属哥伦比亚大学 Lara Boyd 教授 给出很好的结论:她长期研究神经可塑性以帮助中风患者恢复健康。但从一个患者到另一个患者之间,神经可塑性拥有着极大的不同。而这种神经可塑性,和普通人对于自己的学习提升,也有着莫大关系。

中风的患者需要个性化的疗法,就像普通人需要个性化学习一样。没有哪个老中医的方子可以让你一劳永逸,也没有哪份书单可以让你立马达成目标。

但作为一个普通人,到底该如何为自己列书单呢?

(三)关于 “经纬” 。

我也曾不自量力问别人要书单,问到一位先生处。他说,“你知道 ‘经纬’ 一词怎么来的吗?”

“古人织布,要用到经线和纬线。织布时,经线筘齿间穿过,保证疏密布局,只有经线固定好了、布局好了,才能将纬线一一打紧。如果没有经线,纬线再怎么弄也是一通线而已,织不成布。”

“读书也是一样。庄周很早就说过,‘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书是读不完的,而且书只会越来越多。要想织出布来,得先把经线固定好了。这样才能布局好,脉络好。同样,要想读书有所成,得先架构起整个脉络。所谓 “读经典” 也就来自于这里。”

“这里的读经典,不是说谁给你列出的某个书单、纲要,现在司空见惯的 ‘读经典’,它就是 “经纬” 的经而已。

把 [ 读经典 ] 直接理解为读四书五经、读四大名著,大概是现在的普遍现象吧。我们所谓经典,也就是权威的、典范的、经久不衰的,经过历史选择的、有价值的、有代表性的、完美的作品。但不如理解为 [ 经纬 ] 的 [ 经 ] ,是筘齿间穿过的经线,是行文前的布局,是进入某个领域是对整体脉络的了解和把控,是拥有一个全局观念……只有这样,才能避免阅读过程中盲人摸象、不成体系、杂乱无章。

所以除了日常消遣和阅读习惯外,如果你想为自己做一份科学的书单,大概可以遵循以下方式:

① 明确目的:是为了自我提升,还是为了对某个领域有所了解,甚至在其中有所建树;

对于自我提升来说,大多是讲通识,通行于不同人群之间的知识和价值观。事实是,当下并没有符合国人的通识教育。即便 “通识教育” 听起来一直风风火火,但通识教育连基本的教材纲目都没有。

对于进入某个领域来说,就需要明确经纬。

② 明确经纬,先通晓整个领域的全局和脉络。

要想全面了解某个领域或者精通这个领域,书单上的书绝不是 《 30 天搞定你大爷》、《60 天搞定你二大爷》,也不一定是《XXX 必看书目》。它可能是最基本的行业教材、概论,甚至一本说明书;

③ 向值得信赖的人请教。

注意,值得信赖不等于有知名度,也不在于被包装的某标签( 知识管理专家、XXX 导师 )。而是如果对方有推荐给你书,假如言谈间都没法让你觉得这本书曾在对方身上有过任何印迹,那对方推荐的书单意义何在?

另外,如果对方真的值得信赖,他会在自己所不擅长的领域直接表明,并可能向你推荐所认识的其他专家。

④ 不断向自己问问题,直到没有问题可问。

“每年 100 本书”、“一个月 20 本书” 固然也是一个不错的途径,因为设定目标并坚持阅读时,自然就已经算是个不错的开始,只是这样做的人最初不大会理解其意义,以至于很多人的阅读计划可能还未开始,就已结束。这种算是任务驱动型。

而不断向自己问问题,可以叫问题驱动型。当你向自己提出问题时,你会通过自问自答、网络搜索、查阅图书、询问他人等你所能想到的方式来解答。要注意任何一种解答中可能出现的人物、书目、理论、问题,这些内容都可能指向某本或者某些书。

将这些书列入你的书单的同时,反复问自己:这些新出现的内容是否将自己引入了一个新的领域?如果是,我是否对这个领域有全面的了解?如果没有,我该如何去了解它?

⑤ 从当下的阅读中寻找下一本书的线索。

阅读实际上不仅在解答问题,也在不断提出新的问题。书中所讲的哲理或故事是否有原版?书中所引用的文献或书目是否有考察价值?作者所提到的一些著作是否有考察价值?这些新的问题都可能产生新的书单。也就是说,某些时候,大概从未开始阅读的人,才会对书单有迫切的需求吧。

⑥ 找到那份与现实近乎一致、甚至超越现实的体验。

这一部分,详见之前的一篇文章《如何坚持阅读》

1 评论

  1. 我为我自己制定的是一个月或者半个月读完某本书,然后在自己的公众号里写流水账般的感悟,就像是开了一个专栏,专门用来看书。不过没有对于看什么书,没有好的选择,一般就看自己的心情和短时间内对什么感到好奇

写个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