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心态有错吗?如何把自己卖个好价钱?如何规划你的职业生涯?

亲爱的朋友:

每到一年当中这个时候,编辑们总能在后台和私信当中收到不少关于 [快毕业了,怎么选择工作]、[如何规划自己的职业]、[想找个合适的工作但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些类似的问题。之前的多次调研中,确实也说明,18 – 25 岁年龄段的读者们占据了 Topbook 用户的一大半,而你可能正好面临这样的问题。

作为朋友,我不认为哪里有一种确切答案可以让你一劳永逸。而这一点,我相信你在内心深处是认同的。目前我认为相对比较好的阐述来自 Tim Urban 的一篇文章 《How to Pick a Career (That Actually Fits You)》,如果你愿意,点击底部 [ 阅读原文 ] 就能查看。不过为了回答之前提问者们的问题,我仍然表达了一些自己的见解,全文 10239 个字,预计阅读时间 28 分钟,可能更多。但我相信,你一定能有些 [若得] 之思。

—— gaoyi

 

我们还没记事起就开始做选择。

当你的嘴里连“爸爸”、“妈妈”都喊不出的时候,你的双脚已经开始满地爬,并且用手尽量去触摸周围所有的事物( 我甚至听说有的小孩还可能尝过自己的粑粑,哈哈哈)。长辈们会在你面前放上各种玩具或其他物什——宝剑、汽车、洋娃娃、钱……看你到底选择什么。

当你一把抓起钱的时候,可能面前这些 “老家伙” 会欢呼雀跃:这孩子以后一定能挣大钱!

如果你当时能够有强烈的自我意识,多半会一脸懵 X 地想——这些二货到底在干什么?但你不会的。

后来你面临的选择越来越多:

“吃苹果还是梨?”

“给你买这件还是那件衣服?”

“A、B、C、D 你选哪一个?”

“小胖和大明还有我,你和谁做朋友?”

“读文科还是理科?”

“跟你爸还是跟我?”

“读哪个学校?哪个专业?”

“去哪个社团?”

“喜欢他还是我?”

“……”

然后,你终于迎来了那个问题:

“毕业以后做什么?”

你可能认为这些都是差不多的问题,只不过有的简单、有的困难而已。但其实,它们根本完全不同。就像 Tim Urban 在他的文章《How to Pick a Career (That Actually Fits You)》当中提到的那样。如果一个家庭就是一家公司,那你爸或你妈就是 CEO,如果你爸妈做不了主,背后一定有你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甚至你姨;如果学校是一家公司,学校里的孩子就是公司的员工,而其他人就是 CEO。

你一直都在试图做一名专业的孩子、专业的学生——

“不要喝生水!”

“少看点电视!”

“不要吃陌生人给的糖果!”

“不要和坏孩子来往!”

“不许逃课!”

“不能挂科!”

“……”

而当你开始面临职业规划的问题时,大部分的 CEO 们似乎逐渐失去了他们的作用和威信,还有那么一部分,他们就像患了 CEO 职业病,不是要帮你指点指点,就是要对你指指点点——

“去考公务员!路都给你铺好了!”

“医生待遇好!去当医生!”

“画画是个什么?那能吃饭吗?”

“……”

可能你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多,但是能帮你拿桨掌舵的人,好像消失了。家庭和学校的 CEO 们不再替你作决定,你也不知道自己这条船该划向哪里。只是你大概隐隐约约意识到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那就是,你成了自己人生的 CEO。

作为家长,长辈们不得不把自己生活中的经验用到对孩子的教导当中去;教职人员们更是有一套成熟的教学和管理制度。而你呢?作为自己人生的 CEO,似乎没有半点经验可以借鉴。

在从前,你只负责解决那些微观问题,做一些小的选择。在这些选择之前,方向、战略、战术都可能已经被确定好了。而现在,你需要战术、需要战略,甚至,你需要方向。但在面对这些更加宏观的问题时,你显得束手无策了。

当我们不执拗地站在自己的角度,而是从全局来看,会发现,大概会出现这三种选择。

第一种,你并不知道该如何做选择,但时间会逼迫你。终于到了那一天,你看了看自己大概能做些什么,也大概看了看哪个工作岗位会要自己。面试的时候,你虔诚地告诉对方说:“我什么都不懂,但我愿意学习……”。你看,这样的你真像个孩子,也真像个学生。至于是不是专业的学生和孩子,不是今天的讨论范畴;

第二种,你翻了翻自己的 [ 技能 ] 包——嗯,还不错,有一份结实的简历,会很多别人都不会的技能,做过一些看起来光鲜的项目。你把自己打造成一把钥匙,敲开了某一扇看起来不错的门;就像一只萝卜,找到了一个坑。这样的你一定曾是专业的孩子、专业的学生,而现在,你将可能成为一名专业的职员;

第三种,你有能力成为自己人生的 CEO 。你能够像一个 CEO 一样为自己做出明智的决定,也有接受并承担任何后果的魄力和能力。

我想说的是,做任何一种选择并没有所谓的好与不好,否则这个世界就不会是我们看到的样子。只不过,我们需要知道,这三种选择的根源到底是什么,那些迷茫、虔诚、专业、魄力和能力到底从何而来,以及最终,我们到底该如何抉择( How )。

首先我们来解决第一个问题,作为距离职业生涯最接近的那几年,你的大学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一)你的大学是学习的结束,还是开始?

大概到你三岁左右,你的礼物里,多半会有一个叫做 [书包] 的东西,你兴高采烈地背着它假装要去上学,又可能在真的要上学的时候撕心裂肺、哭天抢地。然后你仍然按照整个社会的预设读完了幼稚园、小学、初中、高中。

但一到大学,预设路径好像就变了:没有人逼你早上七八点就要坐在教室里啃书;也没有人逼你必须要把各科成绩提到多少分;甚至哪怕上课的时候不在教室里,也不见得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有时候一个礼拜的课程都不足从前的一半多——一大把剩下时间、无比松懈的管理,如此闲散的生活,我们到底可以做什么?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大学确实意味着学习的结束,而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说,学习才刚开始。不过,还有一部分人,对于他们来说,真正的学习,其实很早以前就开始了。

当然,这里所谓的学习,就是学会去做自己人生的 CEO。这其实是整个 [高效生活养成计划],甚至整个 Topbook 都更在意的地方。如果你熟悉我们,你会知道我们一直强调的 [冰山模型]。它来自美国著名心理学家麦克利兰,用以形容个人能力。

我们所见的冰山,不过是整个海平面以上的 30% ,其下 70% 的部分,常常被忽略。

人才素质模型所表示的个人能力也和冰山一样:知识、技能作为显性能力,在冰山以上,特别容易习得、也容易表现,它也是整个大学之前,我们花费足够多的时间去努力达到的目标。即便这个过程中仍然有可能让我们获得一定的能力、培养独特的性格,这些足够有价值的一切,还是容易被显性的知识、技能,以及作为浮标的分数所掩盖(注意:这里并没有否认分数、知识、技能的重要性,分数仍然是促进和衡量学习效果的有效手段,而知识和技能是不可或缺的基础)。

我们以及我们的群体把目标都聚焦在 30% 的冰山之上,而另外 70% 呢?

冰山以下的另外 70%,我们可以称为通用能力,包括决策能力、表达能力、创造性思维、批判性思维、逻辑能力等等。而性格、动机、人生目标,更可能让我们在面对同一事物的时候做出截然不同的抉择,这也是每个人所以独一无二的原因。

如同刚才我说的,对于一部分人来说,大学意味着学习的结束。他们从前学习知识和技能,不可否认地,也从中习得过一部分冰山以下的能力,但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将要停止对知识和技能的学习,又或者他们将要选择那些更轻松、更快速、更易懂的知识和技能来学习。比如我之前开玩笑所说的,《三十天搞定你大爷》、《六十天搞定你二大爷》,只是没有能力、性格、动机、人生目标的支撑,你大爷仍然是你大爷。当然,《三十天搞定你大爷》之类的内容本身不存在问题,毕竟学会了《九阳真经》的张无忌亲自为你实践了《几个时辰搞定你大爷》,仅仅用了小半天,就搞懂了《乾坤大挪移》。

对于你来说,冰山以下的能力,就是你的《九阳真经》。不过不同的是,在现实生活中,鲜少有天赋异禀的人、更是少有捷径可走(有句话特别有意思:如果所有人都在走捷径、都在弯道超车,那捷径就算不上捷径,超车也只能超出事故)。

而对于另一部分的人来说,真正的学习才刚开始。他们知道,预设的人生轨道已经断了层,即便选定了某个社会分类专业,未来的路仍然握在自己手里。也许他们刚开始可能不得要领,但只要开始,就一定有更多的收获。

他们开始意识到,没有家长、没有老师的大学生涯就像两三岁的婴儿习惯断奶一样。他们知道,从此刻开始,不需要再有人督促自己学习、做作业、做简历……需要的是独立、自学、发现事物本质的能力。他们明白,市面上如此之多的保姆式培训、手把手教学不过是塑造一个又一个的社会巨婴。

对于还有一部分人来说,真正的学习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这个很早到底是多早,取决这部分人什么时候意识到海平面之下还有更大的冰山。事实上,这当中有的人甚至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他们和别人从来就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

如同《黑客帝国》中,锡安的人一出生就知道,他们存在于数百年后的地球荒漠,而那些自以为生活在 20 世纪 90 年代的人们,其实真实的肉身都在充满粘液的容器当中,他们全身上下被插满管子,作为给机器供电的电池。主角尼欧在墨菲斯给的红色和蓝色药丸中,最终选择了红色,看到真实的世界。

所以人们普遍也用红色药丸和蓝色药丸来隐喻。前者是真正的现实,而后者是你的环境、整个社会教给你的预设和幻想。

(其实,尼欧最终发现,所谓的锡安也不是真实的世界,哈哈,不好意思,真实世界不存在。)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有的人很早就开始真正的学习,而有的人后来才意识到,甚至有的人可能再也不会意识到了呢?

在阐述这个问题以前,请允许我对 [ 真正的学习 ] 做一个小前提。要知道,学习的过程也被分为习得、保持和应用。大多的学习都仅限于习得——那些无法保持的会先流失,那些保持下来却不被应用的大概都被荒废,然后流失。不过我们要幸运地看待,你现在正在用的,就是你曾经真正学习过的。

学习不一定是你有意识地、主动地去获取什么,它可能恰好是你接触了、习得了、保持了、应用了,这么一个过程。如果广义地看,你学会九九乘法表是一种学习,你学会抽烟仍然是一种学习。

不过再次强调,我们在这里所谓的 [真正的学习],是学习如何做自己人生的 CEO,学会为自己做出明智的决定,并且拥有接受并承担任何后果的魄力和能力。

也就是说,如果你自己就是一家公司的话,作决策的,就是脖子以上的地方——那颗大脑。而我们所谓的真正的学习,就是教会这颗大脑包括作决策在内的所有能力。

这个状态用另一个词语来描述可能更加准确,那就是 [自我教育]。

(二)自我教育去哪儿了?

还记得我们之前提到过英属哥伦比亚大学脑科学研究人员 Lara Boyd 的相关研究吗——神经可塑性机制是如何作用于中风患者的康复的。

再简单说说。

你的大脑通过神经元细胞们相互传输化学物质来运作。如果我们加大这些化学物质的浓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学习,支持短期记忆,又或者改善短期的运动能力,这是其一;其二,在我们的学习当中,神经元细胞之间的相互连接一直在发生物理结构的改变,这和长期记忆以及长期运动能力有莫大关系;其三,当你开始使用大脑的某一个区域,它会变得越来越兴奋,在下一次更容易被唤醒。

也就是说,我们可以通过改变大脑的化学物质浓度、大脑结构和功能来塑造大脑,这就是神经可塑性。

在  Lara Boyd 的研究中,有两个比较重要的教训。第一,你的行为才是你大脑神经可塑性的最佳驱动力,也就是说,你得下手去做;第二,没有任何一种普适性的学习方法。

正是由于大脑的神经可塑性实在太独特,在对于中风患者的治疗当中,研究人员们不得不思考来自于癌症中的一种疗法——个性化疗法。

在其他的各种关于大脑的研究中,最大的难点之一也在于大脑的结构和功能在不断发生变化。

所以你看,我们的大脑决定了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独特性。在现有的科技水平之下,没有任何一种标准、一种方法、一种技能可以做出一套适用于所有人的职业规划(或人生规划)方案。当然,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也应该不可能。

在这种情况下,假设一个班级有 28 个学生,如果每个人都需要一套关于学习、生活、情感方面最适合的方案,唯一的方法就是,为他们定制 28 套独特方案。

这也侧面证明了,如果你随便逮住一个看起来成功的家伙问他  “我该如何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我要去大公司还是小公司?”、“我怎样才能成为什么样的人?” 之类的问题,是没有正确答案的。即便在这里,我也只能给你一种认识和框架。

当 28 个学生都需要 28 个独特方案时,全世界近百亿人口就需要近百亿的独特方案,这是现代教育根本无法办到的事情——不管在这其中,我们的教育如何重申和重视所谓家庭、学校、社会教育的三位一体。

更何况,你的父母不仅有自己的生存压力,还需要有自己的生活,他们有陪伴教育你的法律义务,但法律义务是为了维持整个社会的正常运行,他们可以是家庭的 CEO ,但不该是你人生的 CEO;学校也不可能 24 小时都看着你、分析你;至于社会这个大他者,他可是有近百亿的子民需要照看,如果你对他充满期待,他不是懒得理你,而是他可能分身乏术,还没有来得及注意你。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自我教育。

对于那些早早开始了真正学习的人来说,他们确实早早就开始了自我教育。这种自我教育的产生,当然也和我们所处的环境、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密不可分。但为什么有的人早,有的人晚,有的人甚至从来没有过呢?

人们常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但在这里,我们不如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欲”。教人知识和技能不如教人寻找自我目标与动机、自我教育的能力。当然,教育不是我要在这儿讲的主题。

我要表达的是,不管你在什么样的环境成长起来,也不管你以何种方式认识这个世界,如果现在你已经 18 岁,甚至已经面临职业或人生抉择,那就从现在开始,让 [ 受教育 ] 这三个字从你的字典里抹掉,把 [ 自我教育 ] 放在重要的位置。

如果你没有办法做到自我教育,不仅自己在人生道路上继续受挫,你所在的任何环境都会对你进行教育,这其中包括你每天都在接受的资讯、鸡汤、广告、培训……它们本身是时代的产物,但最终造成的结果,不一定是你想要的。

每个人都做了足够久的专业孩子,在你家庭关系不变的情况下,你的长辈仍然是当中的 CEO,但如果在职场上,你继续选择做一名专业的孩子,那么在他人眼里,你很可能只是一只巨婴;你也做了足够久的专业学生,而如果在职场上继续做一名专业的学生,那么在他人眼里,你不应该领工资,你应该交学费。

要知道,我们所面临的,不只是从学生到职场人士的身份转变,更是拿着一只单薄的桨,坐在一只孤零零的船里。在这样的情况下,你有很多选择:

①漫无目的地漂泊;

②找一只更大的船,跟随它的方向;

③找一座岛,稳定下来;

④把自己变成更大的船,让别人跟随你;

⑤把自己变成一座岛,等待他人靠岸;

⑥把自己变成一座岛,和其他的岛屿一起连接成整个大陆。

……

而这些,才是你与工作之间的本质关系。

(三)你和工作是什么关系?

找工作,这是我们的惯常用词,就像三百万年前的所有动物需要找果子、找猎物一样。但人类有个和其他动物最大的不同特质——发明创造。

我们创造了工具,可以装盛食物、可以击杀猎物、可以缝制衣服;

我们创造了语言,可以相互交流,提示危险,分工合作;

我们创造了文字,可以记录经验、传承智慧;

……

不止如此,我们也创造了工作。从猎人到巫师,从渔夫到泥瓦工,从兵将到官员,从文案到设计,从出版人到新媒体编辑……

所以你看,虽然对于很多人来说,工作是被找到的,但在被找到之前,它是先被创造的。而且就算你找到了,它也可能会变化、会消失。如果你能觉察到这个世界的快速变化、觉察到工作本身的快速变化,并且自认为还能够活挺长一段时间,那就不要把找工作这件事仅仅变成刚才比喻当中的前三条——要么找一座岛稳定下来,要么找一坐船稳定下来,要么漫无目的地漂泊——更不要仅仅只是 [ 找工作 ]。

有一个你可能没有注意到的细节就是,在刚才的比喻当中,你至少是一条船,而不是溺水的人。如果用自然数来比喻整个过程。那么你至少是个 1,而不是 0,即便我们去找工作,也是 1+1 的过程,而不是 0+1。

也就是说,它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清楚、不知道、不明白的人,去选择一个可以为自己指引方向、提升能力,同时还能给自己钱花的长辈或导师;它是一个拥有自己的职业规划,有目标和有能力的人,去选择一份和自己职业规划契合、和自己目标相近,并且能够将自己的能力也用上的职业。

用韦恩图来表示的话,一个是你,一个是工作,你要找到的,就是与自己重合度高的那个。这是工作的双向选择所在。

你会发现,如果你把自己当作 0,那么你和工作没有任何可重合的地方,看起来你什么都可以做,但真相也许是——你什么都做不了。

当然,你也可能用了 22 年的时间塑造了自己的大脑,打造了一个自我,你甚至知道自己将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做出什么样的事,却迄今为止都没有发现,哪里有合适自己的工作。

那就别找工作,去创造工作。要知道,工作会出现、会消失,会变得更好,也会变得更差,但它不会一成不变地在某处等你。更重要的是,你可以改变工作,工作也可以塑造你。

简单点来说就是:别只是去找一种生活方式,而是去创造一种生活方式。

(四)认识自己。

好了,到你做选择的时候了。

之前提到,我们所面临的,不只是从学生到职场人士的身份转变,更是拿着一只单薄的桨,坐在一只孤零零的船里,要做出属于自己的选择。刚才我们一共列出了六个选项,再重新回顾一遍:

①漫无目的地漂泊;

②找一只更大的船,跟随它的方向;

③找一座岛,稳定下来;

④把自己变成更大的船,让别人跟随你;

⑤把自己变成一座岛,等待他人靠岸;

⑥把自己变成一座岛,和其他的岛屿一起连接成整个大陆。

……

当然,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你肯定不想漫无目的地漂泊。但很显然,有一些大的问题会立马出现在你脑子里:

“我应该找艘船还是找座岛?我是一叶扁舟还是一艘大船,或者我会变成大船吗?”

“变成一座岛?不不不,那应该多孤独啊!至于和其他岛屿连接成大陆,我有那个能力吗?我能等吗?”

其实,这些问题就是 [ 保安三问 ]  的变体而已——你是谁?你从哪儿来?你到哪儿去?只是,我们就像逃避死亡一样逃避、甚至嗤笑这些看起来毫无意义、却终有一天要面对的问题。特别是头号大问题:你是谁?

现在,这一天还是来了。既然避无可避,不如来面对吧。

比较幸运的是,作为职业生涯的选择,我们还没有到解决所有问题的地步,比如该怎么选择对象、该怎么面对死亡……仍然回到我们前面提到的冰山模型。

以这个冰山模型为基础,向细致处深挖:

你有哪些知识和技能?你有什么样的能力?你拥有什么样的性格?你的内在原动力是什么?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用冰山模型的变体——洋葱模型)

你看,你又遇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怎么向细致处深挖?

方式不唯一:思维导图、列清单、画白板、贴便利贴……也许你可能会继续问 “怎么用思维导图给自己深挖啊?”、“画白板应该怎么画啊?”之类的问题,请记住——你想要做的是自己的人生 CEO 还是一个专业的学生——专业的学生才会遇到问题就问,CEO 总有他自己的解决方案。

当然,除了以上方式,你也可以购买一份 MBTI 职业性格测试,价格不贵,对比自己之前的分析来查看。有条件的话,你还能咨询这方面的规划师。

(才储 MBTI 职业性格测试 )

你会发现,你所习得的知识、技能、深层能力、性格将能帮助你指向你所擅长的某些领域。而你的动机和人生目标,却是一个难以挖掘的关键问题。

就像现实中的深海充满了未知,就像人类的大脑无比神秘,动机和人生目标也是一种模棱两可、矛盾而诡谲的东西。虽然这听起来和  “我想要什么”,以及 “是什么造成了我的需要” 一样简单,但挖掘起来却不那么容易。

因为,这背后承载着你的整个价值评价体系。

《How to Pick a Career (That Actually Fits You)》当中,Tim Urban 把类似的内容阐述为个人的需求与恐惧。他把个人的需求分为内在需求、生活方式需求、社交需求、道德需求以及实际需求。这些需求既是彼此独立的世界,又是生长在同一只章鱼身上的触角。你无法全部满足、也无法忽视来自它们的渴望,所以你需要对每一个进行深度分析,并按照严苛的标准进行排序。

而我倾向于找到相对权威的依据,并且这种依据更加接近于我们内心最真实的体验。所以,你可以尝试问自己,对于你自身的评价、对于真实的自我,内心认为最真实的体验是什么样子的。

以我有限的学识来说,我更倾向于一种认知,那就是人的一生终究都在追求自我的高度统一,不管是时间维度还是空间维度,是生理表征还是心理感受。而这种高度统一的过程当中当中,你会遇到一个个的 “我”。它们有的上进、有的懒惰,有的贪婪、有的慷慨,有的勇敢、有的怯懦……一定要分清楚的是,哪些是真我,哪些又是假我。

上世纪美国的心理学家卡尔·罗杰斯提出了一个理论——价值条件化——每个人都存在两种价值评价过程,一种是先天有机体的评价过程,一种是价值的条件化过程。

婴儿饥饿时吸吮乳汁、开水烫到时感觉疼痛,这些就是先天有机体的评价过程,它不依赖于任何外部标准;而价值条件化建立在他人评价的基础上(详见《思维重构计划》第二篇章),比如孩子因为害怕被父母打骂而变得温顺乖巧,这种乖巧并非出自本身的愉悦,而是父母的评价。这与自身有机体评价相互对立。长此以往,孩子就可能为了满足父母的评价而扭曲、否定自身愉悦感,并最终,误以为这是来自自己的感受。

在我看来,去 “价值条件化” 的过程就是分辨出真我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中所产生的,才是内心最真实的渴望和需求。

好了,不管你用了冰山模型还是洋葱模型,也不管你用了思维导图还是直接列清单,还是使用了专业的 MBTI 测试,更不管你用了 Tim Urban 的方法还是自己尝试着去价值条件化之后的一一筛选,到了现在,你的手里应该有一叠厚厚的纸。这些纸张统统指向一个地方,那就是 “真实的自我”。

当你充分了解你自己,才能在韦恩图当中把自己那部分填满。而 [工作] 这部分,需要你好好地认识这个世界,认识工作本身。就像一个真正的 CEO,去了解你所在的市场。

(五)认识世界。

现在,你仍然手握着桨,站在孤零零的小船里。你的周围是来来往往大大小小的船只,远方是一座座不同的岛屿。你听周围的老人说,在岛屿那边,就有人们传说中的大陆,好些船都在卖力地向大陆所在的地方向驶去。但传说到底是真是假呢?谁也不知道。但有些事情一定是你可以知道的,比如以自己的方式去认识这片海域,以及海域上的所有船只、岛屿、人、动物……

也就是说,你可以去认识这个世界中的一切,包括所有的自然之物与发明创造,去认识它的变化,以及这些变化背后的本质。你可以去认识这个时代,也包括这个时代之前的时代,还可以尝试去想象和预测这个时代之后的时代。

至于如何去认识,答案就在本文一开始:

当你的嘴里连“爸爸”、“妈妈”都喊不出的时候,你的双脚已经开始满地爬,并且用手尽量去触摸周围所有的事物。那时候你不知道什么是 [危险],什么是 [害羞],什么是 [嘲笑],什么是 [失败]……

但恭喜你,现在你什么都知道了。

你像嘲笑那些尝自己粑粑的婴儿一样,嘲笑那些对这个世界仍然充满好奇的人。只是静下心来你发现,有些东西好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止步不前了。在你这里,大脑的神经可塑性似乎变成了歪理邪说,因为你好像确切地发现,自己的学习能力确实大不如前。但你可能没发现的是,正是你所知道的,让你再也不能知道更多。

你的所知是一把双刃剑,因为你的好奇心——没了。

当然,好奇心只是基本的前提,要真正认识这个世界,你需要拥有自己的思维方式。其实我们可以说得更朴素一点——以你的思维方式认识这个世界,大约等于,你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

看待世界的方式,有时候比这个世界本身更加重要。

Rory Sutherlan 教授曾在 TED 演讲中提到,英国人花了 600 万英镑,目的是将巴黎到伦敦的高铁时长缩短 40 分钟,来提高乘客满意度。但其实,你可以用 6 万英镑给高铁装上无线网络,花费不到 1%.

在生活中我们也常常会发现,度过一段愉快时光,时间往往过得很快,而度过难过、煎熬的时光时,时间往往显得漫长无比。按照同样的原理,我们可以衍生出其他解决办法,比如让超模们手持名酒庄的红酒在高铁上提供服务,这个花费只需要100万英镑,也比原来省 500 万。换来的效果是:人们估计不仅感觉愉悦,更可能希望高铁开得更慢些!

另一个例子就是苹果 iOS 系统的过渡动画设计。当年 iOS6 更新到 iOS7 时,用户觉得系统好像更加流畅、更快,但其实 iOS7 的过渡动画要比 iOS6 慢了 300 多毫秒。设计师们让触控对象先以加速方式快速反应,再以更慢的速度缓慢停下。在这个过程中给用户更强烈的心理预期。

因此,在普通人的眼里,这些可能是快慢的问题;而在工程师或设计师的脑子里,有着另一些截然不同的思维模式。

你可能比较关心,这种看待世界的方式是如何养成的呢?答案又回到前文中的描述——锻炼冰山以下的深层能力——决策能力、表达能力、创造性思维、批判性思维、逻辑能力……而这些,需要在长期的实践中,建立自己的思维体系。抱歉这不是一两篇文章就能解决的问题,但我已经尽力在前文中表述了。

当然,这些不需要从零开始,毕竟无论如何,你的大脑已经塑造成了现在的样子。如果你正处于职业选择的当口,用当下这颗大脑,用它所建立的思维方式,大胆去做就好了,即便它可能是错误的。谁又能够肯定,那些所谓睿智的选择本身,就一定是正确的呢?

所以你看,在这整个过程中,重要的不是把真实的世界描述给你的受众(如果存在受众),而是把你所感知的世界尽量真实地描述给他们。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区别。一旦你企图把真实的世界描述给你的受众,你就陷入了 [这就是真实世界] 的迷题,而事实上他人永远无法见你所见、感你所感,所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既然每个人的眼中都有一个世界,那么真实的世界本不存在。

把你所感知的世界尽量真实地描述出来,其实有一个朴素的别称,那就是 [见解]——你能对一个世界、一个时代、一个项目,有自己独到的看法,你能看到其中的变化,也能理解这些变化背后的本质。

最后。

好啦,现在,你一方面对自我有了清晰的认识,并且能以足够的魄力去做选择,另一方面对整个世界有了自己的看待方式。那么在刚才的比喻中,远近的岛屿和来往的船只,你到底去往哪一个?老人的传说你是信还是不信呢?你会最终成为某艘大船或者岛屿,然后等待谁来停靠,还是做一叶不变的扁舟,一生漂泊?

这些都是留给你自己的问题。

你只需要把你所认识的自己和你所看到的世界叠在一起——重合最多的部分,就是你可以去的方向。在这样的方向上,你一定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而如果真的没有,那就试着自己去创造。

在这种情况下,你自然也就知道,那些船和岛屿到底谁更适合你。还是说,你自己就会成为岛屿本身,并且与其他岛屿一起,连接成一整片大陆,去造福更多的漂泊的船?

—————

Reference: 

① 正文中四位一体图参考黄全愈《素质教育在美国》;

② Tim Urban,《How to Pick a Career (That Actually Fits You)》;

③http://www.neuroplasticityandeducation.com/wp-content/uploads/2015/10/lara-boyd.pdf

 

最后,

欢迎微信关注 [ 高效生活养成计划 ] ,

做数字时代的聪明人。

写个评论吧!